那是一件印着Titans的logo的体恤衫,让在体恤衫上签名的粉丝不少,但这件体恤衫确实让爻森有些惊讶。“沈佑。”爻森捉住他的手,在唇边亲了一口,“不是吗?”王宇锡和白悦争辩着究竟是谁面前排队的粉丝更多,王宇锡果断地说是他更多,白悦说王宇锡的男粉多而他的女粉多,一个女粉应该顶两个男粉。爻森:“别摸啊,宝贝儿,还有点痒呢。”“但我不想。”男生收了体恤衫就离开了,一句话也没多说。邵涵微微喘着气瞪着他,没弄明白这个结论和爻森突然亲他之间有什么关系。一整个上午爻森签名签得手抽筋,本来应该预计十二点结束的见面会硬是拖到了一点还排着长队。爻森:“别摸啊,宝贝儿,还有点痒呢。”“这个是我不小心把以前那个弄丢了。”邵涵回答,“我还挺恋旧的。”

他忍不住看了自己那位神秘的粉丝一眼,那人在刚才比赛的很多地方的操作上都犯了一些小错误,外行人也许看不出来,只当是他自己粗心大意,可爻森怎么看都怎么感觉——等到签完最后一个粉丝,众人才得以喘口气去吃饭。爻森接上邵涵,看他的袖口都被马克笔擦得有些发黑了,估计也是签了不少的名。一点半的时候排队的人终于见了底,爻森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肩膀,接过下一个粉丝递来让他签名的东西。这件体恤衫是他们Titans俱乐部周年纪念的限量周边,总共就出了那么几百件,价格也不便宜,能买到这件衣服的人的确算得上真正的铁粉。邵涵把以前那件事和爻森说了,爻森听完,翻身给了邵涵一个深吻。直把邵涵亲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才堪堪放开他,若有所思道:“所以一直是他单相思?”王宇锡和白悦争辩着究竟是谁面前排队的粉丝更多,王宇锡果断地说是他更多,白悦说王宇锡的男粉多而他的女粉多,一个女粉应该顶两个男粉。爻森抬头看了站在眼前的人一眼,对方是一个戴着帽子的男粉丝,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或许比他小一点。两人准备睡个午觉,下午晚点再出去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午睡前,邵涵靠在床头在淘宝上买东西,爻森坐在旁边看着。

邵涵的神色变得有些尴尬,他微微撇了撇嘴:“他不是我前男友,我们没什么关系。”邵涵:“……也没有什么单相思不单相思的,他已经对我不是那种想法了。”爻森想干点坏事的冲动似乎被邵涵给发现了,他从善如流地从爻森怀里溜了出来,滚到了床的另一边,盖上被子说午安。那是一件印着Titans的logo的体恤衫,让在体恤衫上签名的粉丝不少,但这件体恤衫确实让爻森有些惊讶。那是一件印着Titans的logo的体恤衫,让在体恤衫上签名的粉丝不少,但这件体恤衫确实让爻森有些惊讶。

上一篇:新京报:付出宝也该晒晒闭键词 爱惜用户畏敬权益

下一篇:雪乡被宰旅客复本变治经过 称出有鄙视东北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