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博总代

兰博总代第二天一早,Titans众人去了赛场。WCAD赛场是全球最大也是可容纳现场观众数最多的电竞赛场,也是电子设备配备最前沿的赛场之一。爻森:“至少我有腻的对象。”兴许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得实在太累,身边坐着爻森又很安心,启程之后没多久邵涵就滑到爻森的肩膀上睡着了。目前决赛赛场还不能进入,众人只能远远地看一看。虽然在以往的比赛视频里也看到过,但亲眼见到还是非常震撼。王宇锡感叹道:“天哪,这地方太奢侈了,这要是有恐高症还打不了呢。”和粉丝们道别之后,爻森拿出刚才在麦当劳里买的汉堡,一人一个给了诺亚方舟,特意给邵涵拿了辣酱包。到达酒店的时候,同行的勾教练让众人早点回去睡觉,明天还要去熟悉赛场。

兰博总代爻森:“明天我去机场接你吧。”王宇锡看到有可爱的外国小姐姐,想搭个话又感觉自己的英语水平只停留在“How are you”“I'm fihank you, and you”的水平,最后还是靠着全队学历担当爻森去救场。“眼镜蛇他们居然也住这儿,”王宇锡奇道,“是说爻森你那是什么表情?你敢不敢笑得再假一点?”看有的粉丝甚至都激动得红了眼睛,Titans众人觉得这半年多的辛苦训练都值了。他们也不能在出发大厅待太久,只能依依不舍地和粉丝们告别。一想到刚才在粉丝面前爻森就这样替他拿,邵涵就感觉一阵脸红。白悦的手术在凌晨顺利做完,而Titans其余四人也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的飞机。那天晚上,爻森出发去机场接邵涵。诺亚方舟也有不少的粉丝接机,爻森跟在接机的粉丝后面一块儿等,很快就被人认了出来,爻森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是来接邵涵的,引来粉丝们尤其是女粉丝们一阵激动的“哇”。诺亚有队员扭头想问他们两人要不要喝水,却见爻森对他微笑着在唇边竖了竖食指,轻轻“嘘”了一声。诺亚方舟的女粉丝比例很高,来接机的也大部分是女孩子。面对女孩子,邵涵总是显得比较腼腆,声音都不由自主地放温柔了许多,粉丝的要求基本都一应接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对粉丝杀伤力多大。商务车停在机场入口,Titans队员刚一下车,便被热烈激动的粉丝们团团簇拥了上来。众人虽然都知道今天会有粉丝送机,但现场来的粉丝比他们想象得都要多。

兰博总代爻森亲了亲邵涵的额头,笑道:“不用送了,回去吧宝贝。”爻森哭笑不得:“宝贝,我得下车了。”商务车停在机场入口,Titans队员刚一下车,便被热烈激动的粉丝们团团簇拥了上来。众人虽然都知道今天会有粉丝送机,但现场来的粉丝比他们想象得都要多。邵涵无奈道:“气什么……我和他又没什么。”邵涵:“我到了应该都晚上十点多了,太晚了,六号上午我再去找你吧。”邵涵虽然没有在诺亚方舟的队员面前明说自己和爻森的关系,但各位队员心里都心知肚明,上车之后主动地把后排两个座位让给了爻森和邵涵两人。邵涵支吾了一声,爻森在电话这头都能想象出来他微微撇嘴迟疑又拿自己没办法的可爱模样,邵涵最终还是妥协了:“那好吧,那你明天路上注意安全。”

上一篇:河北洛阳等天明起暴雪 局天降雪量或破历史极值

下一篇:湖北连开死少投资散体党委书记李黑云担当检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